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唐土万里 > 第二百零六章 两开花

第二百零六章 两开花

一样样乐器被搬进厅堂,这时候已经将记忆里《云宫迅音》曲谱写完的沈光,方自放下笔,看向那些乐器,说起来他这曲谱不可能百分百还原,而且没有电子乐和后世各种设备,想要还原出不弱于原版的效果,这些乐器就得一一试过,然后重新编曲。

“大郎,曲子某已写完,只是究竟如何,咱们还得好好试试。”

沈光这时候已经压下了心中情绪,他索性把眼前的李隆基当成了一个乐痴,既然这位圣人要和他玩这个游戏,他也乐得玩下去,因为这种状态下他说的话他的行为,才能最大的程度取信这位圣人。

拿着曲谱的李隆基,双眼放光,那一段段完整的旋律,比起他当年初作《霓裳羽衣曲》时可谓已经好上许多,叫他忍不住想要一一试试。

“这前奏需得空灵,自有股仙气在……”

沈光想到原版开始的电子乐,不由大为头疼,好在龙武军的那些军士把梨园的乐器全都给打包带了过来,里面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乐器,都是沈光见都没见过的。

光是鼓就不下二十种,沈光和李隆基两人各自挑选乐器试了起来,对李隆基来说,虽说这曲子是沈光所做,可是却是听了《霓裳羽衣曲》才有的灵感,让他也有种参与其中的成就感,更不用说如今要将这首曲子演奏出来,两人还需要通力合作。

这个时候,高力士、杨玉环和陈玄礼同样也被李隆基喊着拿着乐器试起来,杨玉环先前在边上观看了大半天,也能识得五线谱,高力士和陈玄礼虽然看不大明白,但是反反复复听着,也记了个大概。

陈玄礼一会儿打鼓,一会吹奏尺八,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就从没有如此这般劳累过,偏生圣人他们还乐在其中的模样,他甚至亲眼看着圣人和那个安西小子为了某段乐曲用什么乐器,争得面红耳赤,有时候那安西小子赢了,有时候圣人赢了,总而言之,圣人似乎完全把这安西小子当成了忘年交的朋友。

可怜麦友成这时候彻底沦为了跑腿的,只是不时送上糕点茶水汤食,才显得有些存在感。

一小段一小段的旋律所用的乐器被确定下来,大体上还是和沈光所熟悉的原版没有太大的差距,只不过那些电子音的部分,选用了他不认识的某种铃鼓,虽说没法比拟原版的效果,可是另外有种空灵感,倒也不算很差的选择。

这时候已近傍晚,在曲谱上注明后,沈光丢下笔,和李隆基相视一笑,然后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,他那件白色锦衣上已是染了不少墨色,而李隆基的手上也有大块大块的墨迹。

“沈郎,某许久不曾这般痛快了。”

李隆基同样躺在了地上,他仿佛回到了当年,他还是那个风流少年,没有一丝丝改变。

“大郎,待会儿不如咱们和冯翁合奏一曲,看看咱们这曲子究竟如何?”

沈光亦是开了口,过了今日,怕是难以凑出这么豪华的阵容了,想想看李隆基、杨玉环和高力士一起和他演奏这首《云宫迅音》,光是想想就够激动的。

“好,沈郎所想,正与某不谋而合。”

李隆基直起身来,看向沈光道,“咱们这便先试上一曲。”

“好。”

听到李隆基发话,高力士自是取了扬琴,杨玉环怀抱琵琶,陈玄礼拿了铃鼓。

李隆基则是站在了编钟前,众人里也唯有他会敲钟,沈光则是坐在了架秦筝前,随着陈玄礼击鼓,五人便开始弹奏起来。

虽说称不上行云流水,配合也谈不上天衣无缝,但是听着那熟悉的旋律在室内响起,沈光心中的高兴简直无法溢于言表。

当一曲既罢,李隆基颇有些意犹未尽,今日他最大的收获不是和沈光一起完成了这首曲子,而是学到了许多不曾听说过的谱曲编曲的技巧。

“天色已晚,冯翁,小子也该告辞了,要不然可回不去了。”

沈光最先开了口,李隆基年纪大了,虽然不复年轻时的英武果敢,但此时他确实把沈光当成了朋友,于是道,“沈郎这便走了吗?”